©莎樂美 | Powered by LOFTER

論鬼白

有時候想想,鬼白這對真的有點虐,尤其當我看到白澤的年齡設定時,我瞬間顫抖了一下。就跟王耀一樣,但這次已經不只是千年而是上億年了,白澤從白堊紀活到現在到底是什麼感覺呢?我完全無從想像。

白澤一個人度過了那麼多歲月,從一個人的孤寂到後來,身邊多了許多人,但隨著時間的流逝,那些人來來去去,卻沒有一個人留得住。

身為神獸的他,難道就注定是孤獨的嗎?我覺得這實在不公平。

每當看到白澤跟鬼燈打完架後又繼續沒心沒肺的笑著,我就覺得一陣悲涼,他的笑容後面藏著什麼呢?

無情的時間磨平了白澤的脾氣和執著,他可以和任何女孩子交好,卻不會對任何人動心,或許這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。既然對方總有一天必須離去,與其一次一次的忍受離別的痛楚,不如『玩玩』就好,在動心之前即時收手,這樣誰都不會受傷。

但這樣的做法無疑又是在他的心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傷疤。

他對任何人都是溫柔的,但也從不在乎任何人。

別人眼中的白澤是個不莊重的花花公子,但在他玩世不恭的外表下,我卻看到了他的孤獨與無奈。

說起白澤與鬼燈,完全就是一對歡喜冤家,要是哪一天他們不再吵架了,那大概誰都不習慣吧。

看看他們吵嘴的樣子,我的心中就有一道暖流流過,或許鬼燈可以成為白澤心中『特別』的那一位吧。他們的相處模式並不是一般情侶的甜甜蜜蜜,在外人眼中與其說是情人還更像是一對冤家路窄的宿敵,但了解的人都知道,他們有一套自己的相處模式,是外人不會理解的。

一向冷徹的鬼燈只有在面對白澤時才會有明顯的情緒反應,我把他解讀為在意對方的表現,如果不在乎對方,那麼連看都懶得看對方一眼,更不會在對方身上花那麼多力氣了。

鬼燈是地獄第一輔佐官,居住在地獄;白澤是中國的神獸,居住於天國。也可以說,鬼燈和白澤是超越生死的一對組合。

我衷心的祝福他們,這對天上與地下的組合能夠順利,衷心的。

标签:個人見解
热度: 2
评论
热度(2)

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,只是,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