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莎樂美 | Powered by LOFTER

一眼瞬間

只需一眼,我便能發現你的存在。

你的眼中映照著我的身影,而我亦如是。

可那一眼便成了永恆。


你在一個四月的溫暖午後與他擦身而過。

剎那間,你覺得自己似乎迷失在他那青綠色的大眼裡。

當你們逐漸靠近,對方匆匆看了你一眼,在你們眼神交會之時,你彷彿掉進了一片無邊無際的綠色大海裡。

而後你們分開,各自朝著反方向走去,前後不到一分鐘,但你卻覺得心中有什麼東西改變了,卻又好像沒有。

很漂亮的眼睛。當對方已走遠,你卻還在回味剛剛的那一眼。

青蘋果綠、青葡萄綠、柚子綠、翡翠綠,還有…你用盡你僅有對顏色的了解卻都無法形容出他眼裡的那抹綠。

你想起村上春樹的那篇文章,遇見100%的女孩,對你來說,對方就好像是那個100%的男孩。

你像文章中的主角一樣,就這麼與對方擦身而過,沒有說上任何一句話。

是不是該試著和對方說說話呢?你抱著和主角同樣的遺憾想到。


「你認識有著綠色眼睛的人嗎?」

「蛤?」亞瑟一口紅茶沒忍住,全數噴了出來。

你遞了一張面紙給正咳嗽不已的亞瑟,待他緩過氣來後,你才又繼續往下說。「在下昨天在路上遇到了一個100%的男孩。」

「…」亞瑟一臉疑惑的望著你,於是你向他仔細地解說了一遍村上春樹的那篇文章。

「…原來如此。」亞瑟像是終於聽懂似的點了點頭,「那麼那位100%的男孩長得如何呢?」

「他有一雙很漂亮的綠色眼睛。」你把自己知道的一切據實以告。

「就這樣?」「就這樣。」

「喔…那麼你做了什麼嗎?向他搭訕?」亞瑟啜了一口手上的紅茶。

「沒有,就和那篇文章一樣,在下什麼也沒做。」

「是嗎…」亞瑟繼續啜飲著他手上那杯紅茶,他額前的碎髮讓你看不太清他的表情。

「啊…不過在下記得…他的頭髮好像是棕色的…」你用著不太肯定的語氣說道。

「棕色頭髮?!」原本低頭喝茶的亞瑟突然抬起了頭,手上的茶杯被他以不輕不重的力道放在桌上。「真的嗎?」

「如果在下沒記錯的話…不過只是匆匆的一眼,所以在下也不是很肯定呢…怎麼了嗎?亞瑟?」

「不,沒什麼。」亞瑟拿起桌上的茶杯卻發現裡頭已經空了,於是只得無奈地放下。

過了半晌,亞瑟對你露出了一個令你覺得匪夷所思的笑容,他說:「我說啊,本田,人的第六感是很難預測的吧。」

你愣了一愣,過了幾秒,你眯起眼笑了。

「確實是呢。」


「喂,是安東尼奧嗎?」

「欸欸?亞瑟?!真難得啊!你竟然會給俺打電話,最近過得如何?工作順利嗎?有沒有好好吃飯…」

「等等。」亞瑟打斷電話那頭滔滔不絕的問候。「我問你,你昨天有在路上遇到一個黑髮黑瞳的人嗎?」

「咦?!」

评论(6)
热度(3)

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,只是,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