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莎樂美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转】盘点一下黑塔鬼那些令人泪奔的句(段)子

给我十斤大澄子:

那腰上的东西不是装饰的话,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。——基尔伯特

不是很令人怀念吗,在枢轴之名下再度拿起剑什么的。——本田菊

你有哪里会痛吗?——本田菊

已经,不会再失去任何人了。——基尔伯特

我伸出的手指,是几根?——阿尔弗雷德

因为预见了各种可能性……那个也一定变得更强大了呢……与越来越强大的对手……我应该怎么做……我来回答!要说变得更强,我们也是同样的!——本田菊

想知道我返回来的理由么……我啊,找不到不去救自己弟弟的理由啊。——基尔伯特

关键时刻连同伴也无法保护的话,平时的训练也毫无意义了,最低限度,要把你肩上的负担卸下来的程度。——路德维希

拜托了……拜托你们,如果出去了的话就跑,绝对绝对不要重新回来,不要把我忘记,不要责备我,不要为我哭泣,虽然好害怕……但是……好开心……对不起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两秒呢,很长哟,长到可以拯救一个国家的性命……呢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
如果你倒下的话我会背着你跑的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
不好意思,意/大/利是和我一起探索空气的同伴,你能吃的只有铁管了给我忍着点吧!——阿尔弗雷德

一直都像是在远处,一个人独自站在一边那样子看着却也毫无办法啊。 ——本田菊

那个啊,就算最初是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开始的也说不定……但是决定要照着那句话做的是我们哦?——马修

没错,在明明就有不来这个选项的情形下,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要陪你一起来的道路。——弗朗西斯

铺好轨道的或许是你,但是决定要走在上面的是我们自己,所以,没有做错哦,你。——伊万

我觉得你还是再练习一下笑容比较好哦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
但是这就要结束了。已经是最后了。如果我回得来的话,再让你们拼命骂吧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他睡着了。很深的那种……呐。——基尔伯特

不是,只是有点高兴而已。呐哥哥,我明天的工作,可以交给哥哥处理吗?——费里西安诺
哈?——罗维诺
不只是明天、后天、接下来一直都……不行吗?——费里西安诺
我拒绝。——罗维诺
哥哥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你的工作是你的东西,给我好好回来,自己处理掉!——罗维诺

我现在,就去你那里。——罗维诺

喂,你把我的名字说来听听。——罗维诺
罗、罗/马诺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不对!给我好好把全名说出来!!——罗维诺
……意/大/利。意/大/利=罗马……诺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啊啊,没错。我,也是意/大/利!虽然不知道你记得的全部内容,但我也是打算稍微背负一点的!你这家伙,已经不会再一直都是孤单一人了!——罗维诺

该说是时间的流动吗,那个东西它正在被矫正。所以啊,我们才总算到这里。不只是我们哦?其他要救小意的大家都到这里来了。——安东尼奥

终——于找到你了。每一次每一次,就算在这不断来回找,也都找不到人,电话也打不通,偶尔还会有半身消失的冲击之类的,一直都一直都一直都……呜……这个……笨蛋!!!——罗维诺

就算回去大家也不会生气……吧?道歉说对不起的话,会被怒吼得厉害,会被大家念得很惨,然后……会被……大家拥抱,抱上去后……我也说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一直以来……其实真的……好想跟大家……好想跟大家一起从这里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
给……给存在于某个时间中,不再孤单一人的我——费里西安诺

土豆混蛋,你是怎么想的?是逼他说,还是等他自己说出来…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——罗维诺

我希望他能醒过来。无论如何他能醒来的话,就是最好的了。那之后意/大/利想说,我会听他说;如果他不想说,我也不打算多问。——路德维希

意/大/利君,真的很温柔呢。但是,就算这双眼已映不出任何事物,你在说谎这件事,我还是知道的。好不甘心……没能到最后,和大家一起从这里……——本田菊

真是适合当坏人呢,你啊。——王耀
你不也是,演技还不错么。——伊万
快点……把日/本……找到阿鲁。也不知道在这种地方什么时候……我又会忘记……——王耀
……中/国君?——伊万
……。——王耀
啊——啊……就算在这种地方……我还是一个人,吗……——伊万

已经足够了。而且,我想留在他们两个人的身边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美/国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啊啊,不是啦,真是的,他们已经再也听不到了所以我才直说了……我,想留在他们身边。直到我的终焉来临。他们两个,都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
哈哈……那…么,阿西,我们就在这里……稍微地,休息一下吧。还真是累死了呢。——基尔伯特
说的是呢,哥哥。意/大/利你就先走吧,我马上就会追上去的。——路德维希
为什么!我不要!反正都已经不行了!我也要留下!——费里西安诺
不听话的家伙,出去绕场……跑十圈。——路德维希
好!我跑!!几圈也好几十圈也好,多远我都跑!但是我跑的话!那样的话德/国……一定要来……追我……普/鲁……德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
就算绕着不同的道路走,不管怎样大家还是会消失。如果我没有听到什么传闻的话……如果我没有去跟美/国说的话。啊啊不行啊,不更加努力一点的话。下一句台词应该是什么来着?下一次,谁将有生命危险来着?下一步该做出的行动……是什么?我还要犯下多少次的错误,还要说多少次同样的台词。还要多少次,眼睁睁看着同伴们一个个死去。多少次缔结了各种各样的约定,但是下次见面时大家都会忘记。明明好不容易关系才变得那么好,到下次见面,一切又会回到原点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认得出来哟,那边的是日/本桑,普/鲁/士桑,还有……神……啊,呃……德/国……桑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你……笨蛋!不是“让”大家出去吧,是“和”大家一起出去啊。——弗朗西斯

抱歉……因为从来,没有像这样失去过朋友……该怎样……表现才好……很悲伤,但同时还有愤怒、绝望,和虚无感……感情,分不清楚。但是,只有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……——本田菊

一定,要全员一起逃离哦!——本田菊

告诉大家吧,把真相。虽然大家一定会很生气,但那却不是恼火、厌恶、或是郁闷什么的……“你为什么不更早一点依靠同伴?”“你以为之所以称为同伴是为了什么?”这样……现在正写这信的我被训了呢。像这样的台词,你也会被说吧。我想我,一定会哭的吧。那样的话……那样的话呢……看看周围吧!——费里西安诺

罗马诺他呀,那可是相当大胆地横冲直撞呀。为了救弟弟,超拼命的吧?那样率直的罗/马诺第一次见到哇~——安东尼奥
吵死了秃子!!别说多余的话!!!既然要救弟弟舍弃那点尊严有什么不对!——罗维诺

我们可是国家啊,一定会回来击溃你的!——费里西安诺

意/大/利君,还记得我之前问过的问题吗?你有哪里会痛吗?我现在换一种问法,你的归宿在哪里?——本田菊

罗马诺,如果你的衣服染上红色,那只能是因为番茄。除此之外,其他的什么都不可以。——安东尼奥

首先,信任同伴,帮助同伴,依靠同伴。然后,所有人都要逃脱!以上!——路德维希

啊,对了……不再是,国家,而是作为人来缔结同盟吧!——本田菊
作为人?什么意思?——基尔伯特
意思是,在这张纸上署名的是,作为人存在着的自己。也就是说,要想一个人名来在这里签署……——本田菊
这样啊!无论谁看见了都不会知道的呢!不用国家名署名的话!——马修
不是罗/马诺,而是作为人的姓名吗……嘿,不错嘛,要怎么做?威/尼/斯诺?——罗维诺
嗯!赞成!这样的话这里的大家,就都结成同盟吧!——费里西安诺
我……是啊……阿…尔…。那个,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,好了!——美/国
马修·威廉姆斯。——加/拿/大
王耀阿鲁。——中/国
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!怎么样很帅吧!——普/鲁/士
那么,哥哥我就是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。——法/国
我啊,伊万·布拉金斯基,好了。——俄/罗/斯
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,啊,有点不够精辟……——西/班/牙
好,决定了!亚瑟·柯克兰!——英/国
那、那么我就叫……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,吧。不知怎么有点不好意思啊。——德/国
罗维诺·瓦尔加斯,可以吗?——南/意/大/利
嗯!那么我就是……费里西安诺!!费里西安诺·瓦尔加斯,呐!——北/意/大/利
那么,本田菊……。——日/本
好!大家都写上了呢!这上面既然签了字,约定的事情就绝对要达成!——阿尔弗雷德

怎么回事……心脏跳动得好快,不可能的吧……我……要消失了吗?可恶……别开玩笑了!消失这种事怎么能容忍!!子民……和弟弟,我还有要守护的东西呢!!——基尔伯特

嘿,这正好。别小看黑手党之国啊。——罗维诺

白/俄/罗/斯?啊啊,刚才在电话里通话了哟。相当地冷静,真是吓我一跳呢~说什么呢,似乎交到了朋友哟。声音听起来有点高兴。——伊万

啊啊……韩/国吗阿鲁……刚才通电话了阿鲁。你一会儿也让他听听声音吧阿鲁,那家伙也在微妙地担心你哟阿鲁。——王耀

不像你哦?那种表情不适合你的!而且好歹只是“如果”而已,再多笑……——弗朗西斯
……呐,哥哥。如果那时,哥哥你没有告诉我的话……我现在一定也在一直……一直,等待着那孩子吧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……意/大/利……——弗朗西斯
哈哈……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现在还在等呢。对不起,问了奇怪的事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不……没关系……——弗朗西斯
……哥哥,我可以问吗?如果有个,我不希望他再次忘记我的人……改怎么办才好呢?如果大家都忘了我,演变成“你是谁?”这样的状况,该怎么办才好呢?——费里西安诺
那你当然要…用屁股……啊,没。——弗朗西斯
破坏掉很多时钟后,大家都想起了过去。那些记忆实在太多,无法完全容纳……如果大家变成了之前的我该怎么办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记住他们吧。你凭经验就知道即使不想忘记也会忘的吧?虽然很过分,但会忘的东西还会忘。那么,为了能让他再次回忆起来,你来记住吧,不要忘了。正因为你至今为止一直都记得,我们才能这样一点点想起来。记忆,是不会消失的吧?尘封心底的记忆,为了随时都能回忆起它们,你来记住吧。——弗朗西斯

这样就没有倒转时间的意义了……这样,不还是会重蹈覆辙吗。已经进来了,在拿到钥匙之前都出不去。最初是,日/本。接着是中/国、俄/罗/斯、法/国哥哥……美/国和英/国、加/拿/大还没问题。地下很危险,把德/国叫回来,和日/本三个人一起行动的话……要演好才行。这次,一定要救出大家。即使将大家欺骗,也要救出来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
好了,被烧到灰都不剩,或者一辈子被活活冰冻,你喜欢哪一种呢?胡~说的,不会给你选择权哟。没关系,后悔的时间也不会给你的。——伊万

哈哈,你在说什么啊大哥!我来了也就意味着,全员都会出来!“全员逃脱”的起源可是我哦!所以全员都出得来!!绝对!——任勇洙

让他们见识一下吧,亚细亚的潜力!——任勇洙

要是死了,我可饶不了你。——任勇洙

现在和我在一起的“意/大/利”已经不是一个人了。那一定是你最想梦到的光景,大家全员,都和你在一起。那绝不是梦……亲身经历的日子一定会到来。在那之前……在那之前,愿你晚安。意/大/利。——路德维希

谢谢你,为我哭泣。我有这样的好朋友真幸福~同伴真好啊,所以,我想和大家一起出去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拜托了,斩断这连锁吧。——亚瑟

我奉陪。Hero,是不会丢下他人的。——阿尔弗雷德

可恶!混蛋啊!开什么玩笑!什么叫斩断连锁啊!自己死了的话!——阿尔弗雷德

即使逃离后再次吵架……如果发生了像这次这样的时间,我回去帮忙的。哪怕作为意/大/利很困难,但作为费里西安诺的话,我绝对会去帮忙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要我作为前辈教你吗?如果想贯彻谎言,就需要背负相当的觉悟,否则连我这种程度的人都能马上看穿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我说,美/国啊,说不定你应该,去学会,让自己笑得更自然的方法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
英/国,我是,英雄吧?有好好,保护了你吧?成为,英雄了……吧?——阿尔弗雷德
你小子太嫩了,以为这样就成了英雄了吗?听好了?我可是绅士哦?你知道所谓绅士是指什么吗?绅士啊,总是会走在英雄的前面哦?……呐,美/国。自己的最后并不是独自一人迎来……意外地,并不坏。——亚瑟

美/国。欠你的,我还了。让我的力量,去连接未来。是英雄的话,做得到吧?——亚瑟

下次再敢丧命,我绝饶不了你阿鲁。——王耀

哥哥!!!——娜塔莎
咦……白白白白/俄/罗/斯!!!姐姐!!——伊万
哥哥!!!找到你了!!!——娜塔莎
小俄!太好了!姐姐真的好担心!有没有受伤?——乌利娅
哥哥……哥哥哥哥哥哥!!!——娜塔莎
唔……那个,总之先回去吧?这边没事的,会有办法……——伊万
哥哥!!我现在就过去!!请接住我吧哥哥!!顺便戴上全新的白/俄/罗/斯之锁!!——娜塔莎
!!不行,白/俄/罗/斯,你不能来这里。——伊万
为什么啊哥哥!!这点高度用爱的力量就能跨越给你看!!接住我吧哥哥!!然后马上结婚!!——娜塔莎
个性强势的妹妹阿鲁……——王耀
不行……回去……——伊万
我不要!我……!!——娜塔莎
给我滚回去,白/俄/罗/斯!!!!——伊万
唔……——娜塔莎
不行。唯独这次绝对不许来。我没事的,和姐姐一起回去。——伊万
……小俄,今天啊,姐姐要站在小白/俄这边。所以不会回去,对不起。——乌利娅
哎?——伊万
交到朋友了呢,小俄。小白/俄也是。——乌利娅

用命令的语气对不起。我订正,白/俄/罗/斯。希望你能小心一点,乖乖等我回去。——伊万

对不起……我有点事要办,恐怕不能去哥哥身边了。所以相对的,请你……拿走这个。——娜塔莎
嗯?小包?……是新围巾!这是,白/俄/罗/斯你……?——伊万
和姐姐一起选的。请把它当做我吧。——娜塔莎

你们枢轴间的关系还真融洽,哥哥我都要嫉妒了。——弗朗西斯
与其说是关系融洽……——路德维希
枢轴?枢轴是什么?——费里西安诺

…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!我就不行吗?因为我是废物!?——马修
不是的!!我不是那个意思!——阿尔弗雷德
眼镜……你需要的吧!?我不是凭轻浮的心情要去的……这点事我还是懂的!——马修
自己掉的东西我自己去捡!敌人也不是没长眼睛,它们知道那是我的东西,说不定还有可能以此为盾盯上……——阿尔弗雷德
所以我才说代替你去不是吗!看啊这张脸!一模一样吧?敌人也一定会被骗过的!你现在受伤了!所以我去当替身的话……——马修
所以我说了你给我适可而止!!我要失去你多少次才够!!!——阿尔弗雷德
我也一样!!你太差劲了!因为敌人根本看不到我我才说不用管我的!!你还像个笨蛋一样挡在前面!!!——马修

要么是陪我商量的你们……要么是英/国……除了这两个选项我没有任何选择权!但是,我无法选择任何一方……那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做了吧……——阿尔弗雷德
那,你和我面对面商量过吗!你对我说过,不要使用会削减生命的魔法吗?哪怕一次也好,你找我商量过吗?——亚瑟
……没说过……——阿尔弗雷德
那么,说出来听听啊。——亚瑟
……——阿尔弗雷德
……是吗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喂,等他醒了帮我转告那边那个装睡的笨蛋。是谁决定了“英雄注定孤独”。——亚瑟

快住手英/国!!!!不要……不要让它成为现实!!!!——阿尔弗雷德

在令人混乱的遥远过去……在许久前的世界里,我确实,曾这样问你……我伸出的手指,是几根?答得出来吧?如果你……看得见的话。求求你,不要道歉。再次重复这种事,我真的……——阿尔弗雷德
那、那是……抱歉,美国。我已经,什么都……看不见了……——亚瑟

意/大/利,你能祈愿吗?身材矮小的我不占优势。如果我能长得高大的话,如果能与你站在同一高度的话……这样一来,我就能去迎接你。——???
我、我不太明白……但你会帮我吧?那我就祈愿!!祈愿你能长大!!然后我就能回到大家身边了吧!?——费里西安诺
啊,一定……——???
呐,你是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抱歉,必须先把那个打倒才行。你先去吧。——???
咦!?等等!!那个、你到底是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咦?这里不是洋房?吧?为、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……要快点回去才行,大家会担心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意/大/利!!——???
…………呜!!!!你……是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我一直在找你,意/大/利。——???
神……神/圣/罗/马……——费里西安诺

但是不行。即使是这种地方,我还是要去追他们两个。——费里西安诺
即使只是,梦吗?——神/圣/罗/马
正因为是,梦哦!——费里西安诺

或许对你们来说这只是过去世界的其中之一,但是对我来说,这个世界就是一切啊!!——亚瑟

没想到居然还有必须再对您刀刃相向的一天……虽然遗憾,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——本田菊

那么,我一个人可以让你们减少多少呢~就只有这条围巾,不让它保持干净可不行呢。——伊万

坏人吗阿鲁……嘛,这一次就乖乖去做吧阿鲁。——王耀

好、好久不见了。——安东尼奥
欸。好久不见了呢。——罗德里赫
你……你还好吗……——安东尼奥
欸。很好呢。非常地。——罗德里赫
呀那个……真的是,很对不起。把联络这茬给忘了哟?和罗马诺呢……那样……那个……——安东尼奥
欸。是这样呢。想对您说的话那已经与其说是像山一样多,不如说比山还多。若不是罗/马诺来了个电话的话,恐怕我已经愤慨而死了呢。真是的。您这个大笨蛋先生!——罗德里赫
啊咧!?罗/马?——安东尼奥
……笨——蛋。——罗维诺
意/大/利。您能听见的吧?请稍微兜到正面一下。看看窗外。——罗德里赫
意/大/利。您的行动,我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有所耳闻了。真的不是什么值得褒奖的事情呢。——罗德里赫
这已经不是大笨蛋先生之流了!是彻头彻尾的傻瓜!!你知道罗/马诺有多么担心么!——罗德里赫
意/大/利!您的那种想一个人解决的想法是完全不值得赞赏的。但是……你,真的很努力过了呢。——罗德里赫
世界中的人都在为了您们而行动起来,但很遗憾,还没发现可以进入到里面的方法。虽然不甘心,但我们只有在外面掩护了。——罗德里赫
真是的!请您眼界再开阔些!然后,请早点归来。蛋糕都要凉了!首先是要平安无事地出来。知道了吗?现在这边,也在全力地行动。太团结一致了反而有点令人害怕呢。——罗德里赫
那么,我们会再回来的。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就跟我联络。——罗德里赫
果然没有察觉到吗,不过我们也是刚刚发现。那座宅邸,相当大呢。哎呀……抱歉我们暂且失陪了。突然有些急事。——罗德里赫
要是死了,我可饶不了你。——任勇洙
电话打完了吧?真是的!!竟然突然就打电话!!拜托你事先预告一下!!——罗德里赫
抱歉了啦。那么,为那帮家伙开路的工作……再次开始了!!!——任勇洙

评论
热度(112)
  1. 醉融光杳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杳寂暗玥公主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来。张嘴。吃滴血的刀子了。
  3. 暗玥公主yuno 转载了此文字

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,只是,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