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莎樂美 | Powered by LOFTER

《HQ青二、怒火》

阿東☆懶癌ING:

9/29祝 梅園的紅豆沙 太太生快(心)


9月壽星請點擊蟲洞→《本日主役!!》9月份 




--


「混蛋你有種再說一次啊!」




憤怒的嘶吼,眼底深處燃燒著熊熊怒火,彷彿*懺悔之眼想灼燒那人的靈魂一般,讓他為著自身所造的口業付出代價。可在那之前,一向以冷靜腹黑待人的二口,已先出手,朝著那人的右頰用力揮下。




「......痛!」




因著二口的暴力,他倚在石牆輕撫發疼的部位,但火氣卻毫無削弱的趨勢,反倒是助長起來,憤恨回道:「居然敢揍我!要我說千百遍都行!學校的名聲會那麼差!就是因為你們的排球部!」




「你──!青、青根!?」




正當二口要再次動手,給那人一點教訓時,青根適時地抓住二口的手,並對那惡言相向的同學示意要他離開,警告他不准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同學不甘,可碰上青根這大塊頭,做甚麼都是徒勞的前提,只好罵了口粗話落荒而逃。


看二口稍微冷靜下來,青根也鬆開自己緊握的二口的手腕,殊不知掙脫鐵鍊的惡犬將他反咬一口。剎那、自己的衣領被二口揪住,力道之大把他往牆上曳,眼神毫無交集,用著像是拷問的、顫抖的語音問:「......為什麼要阻止我?」


話本就不多的青根,在這時又是更加的沉默。沒錯,理論上是不該阻止。身為排球部的一員,對此應該憤怒不已才對;可動了手、發了怒之後又有什麼好處可言?那也只是增加自己的罪惡感罷了......。




「......青根高伸!回答我!」




得不到任何回覆的二口,滿腔怒火更不知從何發洩。其實他很清楚,清楚明白暴力不能解決一切問題,萬一因為這事而禁止出賽,他又有甚麼臉去面對夥伴們,又有甚麼臉去面對一同戰鬥至今的面前的青根呢!
矛盾的內心如同奔滔的惡浪,無處宣洩在當中來回打轉,在這情緒即將傾倒之際,青根緩緩地開口。




「──我們不能沒有隊長的帶領。」




平靜地、真誠地,彷若一湖明月鏡水淡淡道出重點。
是的。少了隊長、少了二口,伊達工排球部將會成為一盤散沙,既使青根自己出來撐場也是完全替代不了這極其重要一職。所以他的工作便是阻止這一切、阻止二口心中潛藏的惡魔出來肆虐以及待在他的身邊扶持著、穩定著每一個腳步。而青根最後脫口的話,是自私、懇切都包含在其中的小小心願......。




「──我不能沒有你。」




--


*懺悔之眼:出自《惡靈戰警》的其中一項能力。透過惡靈戰警的雙眼,直接用地獄之火燒灼對方的靈魂,對方會一直體驗過去對其他被害人犯下的罪行所帶來的痛苦。


阿東:最近歐美卡通看多了,直接從日本跳到美國去啦(爆笑)
這裡一定要安利一下最近看的一部!!


 Metalocalypse(金屬啟示錄)←可直接點擊進入
*此為成人卡通,有番茄醬,有黑金,未滿18請斟酌觀看。


阿東這裡被Toki萌到語言不能,期盼同好能一起萌Toki小天使!!!

评论
热度(18)
  1. 莎樂美阿東☆懶癌ING 转载了此文字

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,只是,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?